神异经

汉 东方朔

  东方荒外有豫章焉(樟木),树主九州。其高千丈,围百丈,本上三百丈,本如有条枝,敷张如帐,上有玄狐黑猿。枝主一州,南北并列,面向西南。有九力士操斧伐之,以占九州吉凶。斫复,其州有福;迟者州伯有病;积岁不复者,其州灭亡(亡言州伯死,复者木创复也)。

  东方有桑树焉,高八十丈,敷张自辅。其叶长一丈,广六七尺。其上自有蚕,作茧长三尺,缲一茧,得丝一斤。有椹焉,长三尺五寸,围如长(此桑是间桑,但树长大)。

  荒外有火山,其中生不昼之木,昼夜火燃,得暴风不猛,猛雨不灭。

  南方大荒之中有树焉,名曰祖、稼、■〈木匿〉。祖,柤梨也;稼,株稼也;■〈木匿〉,亲■〈木匿〉也。三千岁作花,九千岁作实。其花蕊紫色,其实赤色,其高百丈,或千丈也。敷张自辅,东西南北方。枝各近五十丈,叶长七尺,广四尺,色如绿青,禾皮如桂,树理如甘草,味饴,实长九尺,围如长,无瓤核,竹刀割之如酥,得食复见实即灭矣(张茂先注曰:言复见后实熟者,寿一万二千岁)。

  南方大荒有树焉,名曰如何。三百岁作花,九百岁作实。花色朱,其实正黄。高五十丈,敷张如盖,叶长一丈,广二尺馀,似菅苎,色青,厚五分,可以絮如厚朴材理如支九子,味如饴,实有核,形如棘子。长五尺,围如长,金刀剖之则酸,芦刀剖之则辛。食之者地仙,不畏水火,不畏白刃(刃刀之属。言地仙者,不能飞在地,从人去也)。

  东方有树焉,高百丈,敷张自辅。叶长一丈,广六七尺,名梨,如今之柤梨,但树大耳。其子径三尺,剖之少瓤,白如素,和羹食之,为地仙。衣服不败,辟穀,可以入水火也。

  东南荒中有邪木焉,高三千丈,或十馀围,或七八尺。其枝乔直上不可■〈冉阝〉也。叶如甘瓜,二百岁叶落而生花,花形如甘瓜,复二百岁落尽而生萼,萼下生子,三岁而成熟。成熟之后,不长不减,子形如寒瓜(似冬瓜也),长七八寸,径四五寸。萼复覆生顶(言发萼而得成实),此不取,万世如故。若取子而留萼,萼复生子如初,年月复成熟,复二年则成萼,而复生子。其子形如甘瓤,少■〈柬见〉,甘美,食之令人身泽。不可过三升,令人冥醉,半曰乃醒。木高,人取不能得,唯木下有多罗之人,缘能得之(多罗国名)。一名无叶,世人后生不见叶,故谓之无叶也。一名倚骄(张茂先注曰:骄直上不可那也)。

  东方有树,高五十丈,叶长八尺,名曰桃。其子径三尺二寸,小核味和,和核羹食之,令人益寿。食核中仁,可以治嗽。小桃温润,既嗽,人食之即止。

  北方荒中有枣林焉,其高五十丈,敷张枝条数里馀,疾风不能偃,雷电不能摧。其子长六七寸,围过其长,熟赤如朱,乾之不缩,气味润泽,殊於常枣,食之可以安躯,益於气力。此枣枝条盛於常枣,亦益气安躯。赤松子云,北方大枣,味有殊,既可益气,又安躯。

  南方荒中有涕竹,长数百丈,围三丈五六尺,厚八九寸,可以为船。其笋甘美,煮食之可以止创疠(张茂先注曰:子笋也)。

  南方山有邯■〈甘庶〉之林,其高百丈,围三尺八寸。促节多汁,甜如蜜,咋啮其汁,令人润泽,可以节蚘虫。人腹中蚘虫,其状如蚓,此消穀虫也,多则伤人,少则穀不消,是甘蔗能减多益少,凡蔗亦然。

  不昼木火中有鼠,重千斤,毛长二尺余,细如丝。但居火中洞赤,时时出外。而毛白,以水逐而沃之即死。取其毛绩纺织以为布,用之若有垢涴,以火烧之则净也。

  北方层冰万里,厚百丈。有磎鼠在水下土中焉,形如鼠,食草木,肉重千斤,可以作脯,食之已热。其毛八尺,可以为褥,卧之却寒。其皮可以蒙鼓,闻千里。其毛可以来鼠,此尾所在鼠聚。今江南鼠,食草木为灾,此类也。

  西方山中有蛇,头尾差大,有色五彩。人物触之者,中头则尾至,中尾则头至,中腰则头尾并至,名曰率然(张茂先注曰:会稽常山最多此蛇。故孙子兵法“三军势如率然者”是也)。

  北海有大鸟,其高千尺,头文曰天,胸文曰侯,左翼丈曰鷖,右翼文曰勒。头向东正,海中央捕鱼。或时举翼而飞,其羽相切如风雷也。

  北方荒中有石湖,方千里,岸深五丈余,恒冰,惟夏至左右五六十曰解耳。有横公鱼,长七八尺,形如鲤而目赤,昼在湖中,夜化为人,刺之不入,煮之不死。以乌梅二枚煮之则熟,食之可止邪病。其湖无凸凹,平满无高下。

  南方蚊翼下有蜚虫焉,目明者见之。每生九卵。复未常有孵复成九子。蜚而俱去,蚊遂不知。亦食人及百兽。食者知言虫小食人不去也。此虫既细且小,因曰细蠛,陈章对齐桓公小虫是也。此虫常春生,以季夏藏于鹿耳中,名婴蜺,亦细小也。

  八荒之中有毛人焉,长七八尺,皆如人形。身及头上,皆有毛,如猕猴。毛长尺馀,■〈生毛〉■〈丽毛〉,见人则瞑目,开口吐舌,上唇覆面,下唇覆胸。喜食人。舌鼻牵引共戏,不与即去,名曰髯公,俗曰髯丽。一名髯狎小儿,髯狎,可畏也(字未详)。

  西海之外有鹄国焉,男女皆长七寸,为人自然有礼,好经编跪拜。其人皆寿三百岁。行如飞,曰行千里,百物不敢犯之。惟畏海鹄,过辄吞之,亦寿三百岁。此人在鹄腹中不死,而鹄亦一举千里(张茂先注曰:陈章与齐桓公论小儿是也)。

  西北荒中有玉馈之酒,酒泉注焉,广一丈长,深三丈,酒美如肉,澄清如镜,上有玉尊玉笾。取一尊,一尊复生焉。与天同休,无乾时。石边有脯焉,味如獐鹿脯,饮此酒,人不生死。此(阙)间人与天生同,虽男不(阙)妇,故言不生死。

  西荒中有人焉,面目手足皆人形,而胁下有翼,不能飞,名曰苗民。《书》曰:窜三苗于三危,西裔,为人饕餮淫泆无礼,故窜於此。

  西北荒中有小人,长一分。其君朱衣玄冠,乘辂车马,引为威仪。居人遇其乘车,抓而食之,其味辛,终年不为(阙)所咋并识万物名字。又杀腹中三虫,三虫死,便可食仙药也(一分字恐有误)。

  南有人焉,周行天下。其长七丈,腹围如其长,朱衣缟带,以赤蛇绕其项,不饮不食,朝吞恶鬼三千,暮吞三百。此人以鬼为饭,以露为浆,名曰尺郭,一名黄父。

  西方曰宫之外有山焉,其长十余里,广二三里,高百余丈,皆大黄之金。其色殊美,不杂土石,不生草木,上有金人,高五丈余,皆纯金,名曰金犀。入山下一丈有银,又入一丈有锡,又入一丈有铅,又入一丈有丹阳铜,似金可锻,以作错涂之器也(张茂先注曰:淮南子术曰“饵丹阳之为金”是也)。

  西荒之中有人焉,长短如人,著败衣,手虎爪,名獏■〈犭为〉。伺人独行,辄食人脑。或舌出盘地丈馀,人先闻声,烧大石以投其舌,乃气绝而死,不然食人脑矣。

  南荒之外有火山,昼夜火燃。火中有鼠重百斤,毛长二尺余,细如丝,可以作布。恒居火中,时时出外而白,以水逐而沃之乃死,取其毛缉织以为布。

  南方之兽如鹿豕头,善依人求五穀,名无损兽。人割取肉不病,肉自复,其肉惟可作鮓,使■〈米审〉肥美,而咋肉不坏,吞之不入。■〈米审〉尽更澡肉,复作鮓如初,愈美,名不尽鮓是也。

  西南荒中出讹兽,其状若菟,人面能言。常欺人,言东而西,言恶而善。其肉美,食之言不真矣。

  东海之外荒海中,有山焦炎而峙,高深莫测,盖禀至阳之为质也。海水激浪投其上,噏然而尽,计其昼夜嗡摄无极,若熬鼎受其洒汗耳。

  大荒之东极至鬼府山臂沃椒山脚巨洋海中升载海曰,盖扶桑山。有玉鸡,王鸡鸣则金鸡鸣,金鸡鸣则石鸡鸣,石鸡鸣则天下之鸡鸣,悉鸣则潮水应之矣。

  西南大荒中有人焉,长一丈,其腹围九尺,践龟蛇,戴朱鸟。右手凭青龙,左手凭白虎。知河海斗斛,识山石多少,知天下鸟兽言语,知百穀草木盐苦,名曰圣,一名哲,一名贤,一名无不达。凡人见而拜者,令人神智。又西北海外有人焉,长二千里,两脚中间相去千里,腹围一千六百里,但曰饮天酒五斗(张华注曰:天酒,甘露也),不食五谷鱼肉,惟饮天酒。好游山海间,不犯百姓,不干万物,与天地同生,名无路之人,一名仁,一名信,一名神。

  西荒中兽如虎,豪长三尺,人面虎足口牙一丈八尺。人或食之,兽斗终不退却,唯死而已。荒中人张捕之,复黠逆知。一名倒寿焉。

  东方外有东明山,有宫焉,左右有阙而立,其高百尺,画以五色,青石为墙。高三仞,门有银榜,以青石碧镂,题曰“天地长男之宫”。

  西北荒有遗酒,追复脯焉。其味如鹿獐,食一斤复一斤。东南荒中邪木,高二三十丈。叶如甘瓜,子如寒瓜,蔓覆其顶,子味甘如蜜,食之令人身有泽。不可过三升,令人冥醉,半曰乃醒。惟多罗氏之民缘能得之。

  东海沧浪洲生强木焉,洲人多用作舟楫。其上多以珠玉为戏,物终无所负。其木方一寸,可载百许斤,纵石镇之,不能没矣。

  木梨生南方,梨径三尺,剖之少瓤白素。和羹食之地仙,可以水火不焦溺矣。

  木栗出东北荒中,有木高四十丈,叶长五尺,广三寸,名栗。其实径三尺二寸,其壳赤,其肉黄白,味甜,食之令人短气而渴也。

  昆仑山上有柰,冬生子,碧色,须玉井水洗之方可食也。

  刀味核生南荒中,树形高五十丈,实如枣,长五尺。金刀剖之则甜,若竹刀剖之则饴,木刀剖之则酸,芦刀剖之则辛。食之地仙,不畏水火白刃。

  东南隅大荒中有朴父焉,其高千里,腹围自辅。

  西方深山中有山臊,长尺馀,犯人则病,长爆竹声。

  西北裔外有大夏山,有宫,以金为墙。南方裔外冈明山,有宫,以赤石为墙。西南裔外老寿山,有宫,以黄铜为墙。东南裔外阓清山,有宫,以青石为墙。西方裔外西明山,有宫,以白石为墙。

  北方异国有银盘,大五十丈,中有明珠,大数丈,照千里。

  穷其兽似牛,而色狸,尾长曳地。其声似狗,狗头人形,钩爪锯牙,逢忠信之人啮而食之,逢奸邪者则擒禽兽而饲之。迅疾亦食诸禽兽也。

  东方荒中有木,名曰栗,有壳径三尺三寸。壳刺长丈余,实径三尺。壳亦黄,其味甜,食之多,令人短气而渴。

  东南海中有烜洲,洲有温湖,鳐鱼生焉。长八尺,食之宜暑,辟风寒。北方有石湖,其水恒赤。

  西北荒中有二金阙,相去百丈。有明月珠,径二尺,光照二千里。

  东方裔外有建山,其上多橘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