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之寿精气不耗者得之

男女居室,人之大伦,独阳不生,独阴不成,人道有不可废者。庄周乃曰:人之可畏者,衽席之问,不知戒者,过也。盖此身与造化同流,左为肾属水,右为命门属火。阳生于子,火实藏之,犹北方之有龟蛇也。膀胱为左肾之腑,三焦为右肾之腑。三焦有脂膜如掌大,正与膀胱相对,有二白脉自中而出,夹脊而上贯于脑。上焦在膻中,内应心;中焦在中院,内应脾;下焦在脐下,即肾问动黑。分布人身,方其湛寂,欲念不兴,精黑散于三焦,荣华百脉,及欲想一起,欲火炽然,翕撮至焦,精气流溢,并从命门输写而去,可畏哉!

嗟夫,元黑有限,人欲无涯。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尾闻不禁,沧海以竭。少之时,血黑未定,既不能守夫子在色之戒,及其老也,则当寡欲闲心,又不能明列子养生之方,吾不知其可也。麻衣道人曰:天、地、人,等列三才。人得中道,可以学圣贤,可以学神仙。况人之数于天地万物之数。但今之人,不修人道,贪爱嗜欲,其数消臧,只与物同也,所以有老病夭殇之患。鉴于此,必知所以自重,而可以得天元之寿矣。

欲不可绝

黄帝曰:一阴一阳之谓道,偏阴偏阳之谓疾。又曰: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是谓圣度。圣人不绝和合之道,但贵于闭密,以守天真也。

《素女》曰:人年二十者,四日一泄;三十者,八日一泄;四十者,十六日一泄;五十者,二十日一泄。此法语也。所察者厚,食饮多,精力健,或少过其度。譬之井焉,源深流长,虽随汲随满,犹惧其竭也。若所察者薄,元气本弱,又食喊,精耗损,强而为之,是怯夫而试冯妇之卫,适以剧虎牙耳。

《素女》曰:人年六十者,当阳精勿泄。若气力尚壮盛者,亦不可强忍,久而不泄,致生瘫疾。

彭祖曰:男不可无女,女不可无男。若念头真正无可思者大佳,长年也。

又曰:人能一月再泄精,一岁二十四泄,得寿二百岁。

《名医论》曰:思欲无穷,所愿不得,意淫于外,为白淫而下。因是入房太甚,宗筋纵驰。

书云:男子以精为主,女子以血为主。故精盛则思室,血盛则怀胎。若孤阳绝阴,独阴无阳,欲心炽而不遂,则阴阳交争,乍寒乍热,久而为劳。富家子唐靖,疮发于阴,至烂。道人周守真曰:病得之欲泄而不可泄也。《史记》济北王侍人韩女,病腰背痛,寒热。仓公曰:病得之欲男子不可得也。

欲不可早

齐大夫褚澄曰:赢女则养血,宜及时而嫁;弱男则节色,宜待壮而婚。

书云:男破阳太早,则伤其精黑;女破阴太早,则伤其血脉。

书云:精未通而御女以通其精,则五体有不满之处,异日有难状之疾。

书云:未羿之女,天癸始至,已近男色,阴气早泄,未完而伤。

书云:童男室女,积想在心,思虑过当,多致苛损,男则神色先散,女则月水先闭。

欲不可纵

《黄庭经》曰:长生至慎房中急,何为死作令神泣。彭祖曰:上士异肺,中士异被。服药千裹,不如独卧。

老君曰:情欲出于五内,魂定魄静,生也;情欲出于胸臆,精散神惑,死也。

彭祖曰:美色娇丽,娇妾盈房,以致虚损之祸,知此可以长生。

《阴符经》曰:淫声美色,破骨之斧锯也。世之人,若不能秉灵烛以照迷情,持慧剑以割爱欲,则流浪生死之海,害生于恩也。

全元起曰:乐色不节则精耗,轻用不止则精散。圣人爱精重施,髓满骨坚。

书云:年高之时,血气即弱,觉阳事辄盛,必慎而抑之,不可纵心竭意。一度不泄,一度火灭,一度火灭,一度增油。若不制而纵情,则是膏火将灭,更去其油。

《庄子》曰:嗜欲探者,其天机浅。

《春秋》:秦医和视晋侯之疾曰:是谓近女室,非鬼非食,惑以丧志。公曰:女不可近乎?对曰:节之。

《玄枢》曰:元气者,肾间动气也。右肾为命门,精神之所舍。爱惜保重,荣卫周流,神气不竭,可与天地同寿。

《元气论》曰:嗜欲之性,固无穷也。以有极之性命,逐无涯之嗜欲,亦自毙之甚矣。

《仙经》云:无劳尔形,无摇尔精。归心静默,可以长生。

经颂云:道以精为宝,宝持宜秘密。施人则生人,留己则生己。结婴尚未可,何瓦空废弃。弃损不觉多,衰老而命坠。

《仙书》云:阴阳之道,精液为宝。谨而守之,后天而老。

书云:声色动荡于中,情爱牵缠,心有念动,有着,昼想夜梦,驰逐于无涯之欲。百灵疲役而消散,宅舍无宝而倾颓。

书云:恣意极情,不知自惜,虚损生也。譬如枯朽之木,遇风则折,将溃之岸,值水先颓。苟能爱惜节情,亦得长寿也。

书云:肾阴内属于耳中,膀胱脉出于目毗。目盲所视,耳闭厥聪,斯乃房之为患也。书云:人寿夭,在于撙节。若将息得所,长生不死。恣其情,则命同朝露。

书云:欲多则损精。人可保者命,可惜者身,可重者精。肝精不固,目眩无光;肺精不交,肌肉消瘦;肾精不固,神气臧少;脾精不坚,齿发浮落。

若耗散真精不已,疾病随生,死亡随至。

神仙可惜许歌曰:可惜许,可惜许,可惜元阳宫无主。一点既随浓色妒,百神泣送精光去。三尸喜,七魄怒,血败气衰将何补。尺宅寸田属别人,玉炉丹鳌阿谁主。劝世人,休恋色,恋色贪淫有何益?一神去后百神离,百神去后人不知。几度待说说不得,临时下口泄天机。

欲不可强

《素问》曰:因而强力,肾气乃伤,高骨乃壤。注云:强力,入房也。强力入房,则精耗,精耗则肾伤,肾伤则髓气内枯,腰痛不能倪仰。

《黄庭经》云:急守精室勿妄泄,闭而宝之可长活。

书云:阴痿不能快欲,强服丹石以助阳,肾水枯竭,心火如焚,五脏干燥,消渴立至。近讷曰:少火不能减盛火,或为疮疡。

书云:强勉房劳者,成精极,体瘦,廷羸,惊悸,梦泄,遗沥,便浊,阴痿,小腹裹急,面黑,耳聋。真人曰:养性之道,莫强所不能堪尔。《抱朴子》曰:才不逮强思之,力不胜强举之,伤也甚矣。强之一字,真戕生伐寿之本。夫饮食所以养生者也,然使醉而强酒饱而强食,未有不疾,以害其身,况欲乎!欲而强,元精去,元神离,元气散,戒之。

欲有所忌

书云:饱食过度,房室劳损,血气流缢,渗入大肠,时便清血,腹痛,病名肠癖。

书云:大醉入房,气竭肝伤。丈夫则精液衰少,阴痿不起;女子则月事衰微,恶血淹留,生恶疮。

书云:然烛行房,终身之忌。

书云:忿怒中尽力房事,精虚气节,发为瘫疽。恐惧中入房,阴阳偏虚,发厥,自汗盗汗,积而成劳。

书云:远行疲乏入房,为五劳虚损。

书云:月事未绝而交接,生白驳。

又玲气入内,身面萎黄,不产。

书云:金疮未差而交会,动于血气,令疮败坏。

书云:忍小便入房者,得淋,茎中痛,面失血色,或致胞转,脐下急痛死。

书云:或新病可而行房,或少年而迷老,世事不能节减,妙药不能频服,因兹致患,岁月将深,直待肉尽骨消,返冤神鬼。故因油尽灯灭,髓竭人亡。添油灯壮,补髓人强,何干鬼老来侵,总是自招其祸。

书云:交接输写,必动三焦,心脾肾也。动则热而欲火炽,因入水,致中焦热郁,发黄。下焦气胜,额黑。上焦血走,随瘀热行于大便,黑搪。男女同室而浴者,多病此。

书云:服脑麝入房者,关窍开通,真气走散。重则虚眩,轻则脑泻。本草云:多食葫行房,伤肝,面无光。

书云:入房汗出,中风为劳风。

书云:赤目当忌房事,免内瘴。

书云:时病未复作者,舌•出数寸死。《三国志》子献病已差,华佗视脉贝尚虚,未复,勿为劳事,色复即死,死当舌出数寸。其妻从百里外省之,止宿交接,三日病发,一如佗言,可畏哉。

欲有所避

孙真人曰:大寒与大热,且莫贪色欲。

书云:凡大风,大雨,大雾,雷电,霹雳,日月薄蚀,虹霓地动,天地昏冥,日月星辰之下,神庙寺观之中,井鳌囿厕之侧,冢墓尸柩之傍,皆所不可犯,若犯女则损人神。若此时受胎,非止百倍损于父母,生子不仁、不孝,多疾不寿。

唐•魏证:令人勿犯长命,及诸神降日犯淫者促寿。及保命诀所载:

朔日臧一纪,望日臧十年,晦日臧一年。初八上弦,二十三下弦,三元臧五年。二分二至二社,各四年。庚申、甲子、本命减二年。正月初三,万神都会,十四、十六三官降,二月二日万神会,三月初九牛鬼神降,犯者百日中恶。四月初四万佛善化,犯之失疮。初八夜善恶童子降,犯者血死。五月三个五日、六日、七日为九毒日,犯者不过三年。十月初十夜西天王降,犯之一年死。十一月一十五日掠剩大夫降,犯之短命。十二月初七夜,犯之恶病死。二十日天师相交行道,犯之促寿。每月二十八人神在阴,四月十月阴阳纯用事,已上日辰,犯淫且不可,配婚姻乎。

按《庚申论》曰:古人多尽天数,今人不终天年。何则?以其罔知避慎,肆情恣色,暗犯禁忌,阴司臧其龄算,能及百岁者,几何人哉?蜀王孟超纳张丽华于观侧,一夕迅雷电火,张氏陨。道士李若冲于上元夜见殿上有朱履衣冠之士,面北而立,廓下罗列罪人,有女子甚苦,白其师唐洞卿。师曰:此张丽华也。昔宠幸于此,亵渍高真所致。由是观之,天地问禁忌,不可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