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阴阳之道

黄帝问玄女曰:吾受素女阴阳之术,自有法矣。愿复命之以悉其道。

玄女曰:天地之间,动须阴阳。阳得阴而化,阴得阳而通,一阴一阳,相须而行。故男感坚强,女动辟张,二气交精,流液相通。男有八节,女有九宫,用之失度,男发痈疽,女害月经,百病生长,寿命消亡。能知其道,乐而且强。寿即增延,色如华英。

二、八事

黄帝曰:交接之时,女或不悦,其质不动,其液不出;玉茎不强,小而不势,何以尔也?

玄女曰:阴阳者,相感而应耳,故阳不得阴则不喜,阴不得阳则不起,男欲接而女不乐,女欲接而男不欲,二心不和,精气不感,加以卒上暴下,则爱乐未施。男欲求女,女欲求男,情意合同,俱有悦心,故女质振感男,男茎盛,男势营扣俞鼠,精液流溢,玉茎施纵,乍缓乍急,玉门开翕,或实作而不劳,强敌自佚,吸精引气,灌溉朱室。今陈八事,其法备悉:伸缩俯仰,前却屈折。帝审行之,慎莫违失。

三、四至

黄帝曰:意贪交接而茎不起,可以强用不?

玄女曰:不可矣。夫欲交接之道,男候四至,乃可致女九气。

黄帝曰:何谓四至?

玄女曰:玉茎不怒,和气不至;怒而不大,肌气不至;大而不坚,骨气不至;坚而不热,神气不至。故怒者,精之明;大者,精之关;坚者,精之户;热者,精之门。四气至而节之以道,开机不妄,开精不泄矣。

四、九气

黄帝曰:善哉!女之九气,何以知之?

玄女曰:伺其九气以知之。

女人大息而咽唾者,肺气来至;鸣而吮人者,心气来至;抱而持入者,脾气来至;阴门滑泽者,肾气来至;殷殷咋人者,骨气来至;足勾人者,筋气来至;抚弄玉筋者,血气来至;持弄男乳者,肉气来至。久与交接,弄其实,以感其意,九气皆至。有不至者则容伤,故不至,可行其数以治之。

五、九法

黄帝曰:所说九法,未闻其法,愿为陈之,以开其意,藏之石室,行其法式。

玄女曰:九法。

第一曰龙翻。令女正偃卧向上,男伏其上,股隐于床,女攀其阴,以受玉茎。刺其谷实,又攻其上,疏缓动舶,八浅二深,死往生返,势壮且强。女则烦恍,其乐如倡,致自闭固,百病消亡。

第二曰虎步。令女俯俛,尻仰首伏,男跪其后,抱其腹,乃内玉茎,刺其中极,务令深密,进退相薄,行五八之数,其度自得。

第三曰猿搏。令女偃卧,男担其股,膝还过胸,尻背俱举,乃内玉茎,刺其息鼠;女还动摇,精液如雨,男深按之,极壮且怒。女快乃止,百病自愈。

第四曰蝉附。令女伏卧,直伸其躯,男伏其后,深内玉茎,小举其尻,以扣其赤珠。行六九之数,女烦精流,阴里动急,外为开舒,女快乃止,七伤自除。

第五曰龟腾。令女正卧,屈其两膝,男乃推之其足至乳,刺婴女,深浅以度,令中其实,女则感悦,躯自摇举,精液流溢。乃深极内,女快乃止。行之勿失,精力百倍。

第六曰凤翔。令女正卧,自举其脚,男跪其股间,两手据席,深内玉茎,刺其昆石;坚热内牵,令女动作,行三八之数,尻急相薄,女阴开舒,自吐精液,女快乃止,百病销灭。

第七曰兔吮毫。男正反卧,直伸脚,女跨其上,膝在外边。女背头向足据席,俯头。乃内玉茎,刺其琴弦,女快,精液流出如泉,欣喜和乐,动其神形。女快乃止,百病不生。

第八曰鱼接鳞。男正偃卧,女跨其上,向股向前,徐徐内之,微入便止;才授勿深,如儿含乳,使女独摇,务令持久,女快男退,治诸结聚。

第九曰鹤交颈。男正箕坐,女跨其股,手抱男颈,内玉茎,刺麦齿,务中其实;男抱女颈,助其扔举,女自感快乃止,七伤自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