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道用词玄妙,多比喻隐晦,读多了会悟出其含义,此处例举常用词。

阴、阳:,在先天为乾坤,于人为性命,在后天为坎离,于人为身心。以造化喻之曰日月、曰水火,以物类喻之曰铅汞、曰虎龙,以人身喻之曰魂魄、曰心肾,以人伦喻之曰男女、曰夫妇。

坎、离:后天之坎离即先天之乾坤也,在先天为性命,在后天又为性情。元神为离,心本纯阳,先天乾性也,中有至阴之精,感物而动,性遂转而为情,离中真阴是名白雪,离阳中含阴即火中之木,火中生木便名青龙。元气为坎,身本纯阴,先天坤命也,中有至阳之炁,寂然不动,命乃转而为性,坎中真阳是名黄芽,坎阴中含阳即水中之金,水中生金便名白虎。

水、火:元神为火,元气为水。水火乃坎离之体,金木乃坎离之用。又曰:火者,太阳真气,乃坎中之阳也。紫清真人曰:坎中起火是也。

龙、虎:外丹以汞为龙,以铅为虎。内丹以龙喻元神,木情柔和而利物,其象为龙;虎喻元精,金性猛烈而难犯,其象为虎。

铅、汞:外丹指炼金丹的两种主要原料。内丹以铅喻元精、元气,以汞喻元神。真一子曰:铅是天地之父母,阴阳之根基。盖圣人采天地父母之根而为大丹之基,采阴阳纯粹之精而为大丹之质,且非常物造作也。汞性好飞,遇铅乃结,以其子母相恋也。

戊、己:戊为坎,为元气;己为离,为元神。

戊土、己土;雄土、雌土:戊土为雌土,属阴,为元气、元精;己土为雄土,为元神。

玉清、上清、太清三境真人。我之元精即玉清真人,我之元炁即上清真人;我之元神即太清真人。

日、月:日属阳,阳中含阴,即离,外丹称作“砂中有汞”,内丹指元神;月属阴,阴中含阳,即坎,外丹称作“铅中有银”,内丹指元气、元精。

魂、魄:日魂、月魄;魂,又称日魂,指元神;魄,又称月魄,指元精、元气。

兔、乌:兔即玉兔,为月,为阴,喻元精、元气;乌即金乌,为日,为阳,喻元神。

金蛤蟆、玉老鸦:金蛤蟆即玉兔,指月,喻元精、元气;玉老鸦,即金乌,指日,喻元神。

五、十:五为阳,十为阴,五喻元神,十喻元精、元气。

金液还丹:金液者,金,水也。金为水母,母隐子胎,因有还丹之号也。前贤有曰:丹者,丹田也;液者,肺液也。以肺液还於丹田,故曰金液还丹。

五日为一候,是甲子一终也。日有十二时,五日六十时,终一甲子也。紫阳曰: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节。以起火之际,顷刻一周天是也。

真一人能将自己天真安於天谷之内,乃守真一之道也。金洞主云:真一者,在於北极太渊之中也。

动静阳主动,阴主静。翠虚曰:动中求静,静中有为,动静有作,口口传之。

九还金生四,成数九,还者自上而还下,九乃老阳之数。阴真君曰:从子至申为九还,亦顺也。

七返火生二,成数七,返者自下而返上也。乃少阳之数。阴真君曰:从寅至申为七返,逆行也。

上品丹法以神为垆,以性为药,以定为水,以慧为火。中品丹法以神为垆,以气为药,以日为火,以月为水。下品丹法以身为垆,以气为药,以心为火,以肾为水。又有偃月垆。

鲍真人云:金鼎近泥丸,黄帝铸九鼎是也。

药物即此药物,顺财成人,逆则成丹。五行颠倒,大地七宝,五行顺行,法界火坑。百姓日用而不知也。紫清曰:采药物於不动之中是也。

神水华池李筌云:还丹之要在於神水华池。紫阳曰:以铅入汞,名日神水;以汞投铅,名曰华池。海蟾曰:从来神水出高源。紫清曰:华池正在气海内。

三关头为天关,足为地关,手为人关。

内三要:第一要太渊池也,第二要绛宫也,第三要地户也。

外三要口之与鼻共三窍,是神气往来之门户。下工之际,调鼻息,缄舌气,闭兑也。

真一子云:兑,口也。

婴儿姹女:婴儿在肾,姹女在心。

泥丸宫正:头有九宫,中曰泥丸。问曰:何谓金公?答曰:金边着公,乃铅也。紫阳曰:要能制伏觅金公。

黄婆:黄乃土之色,位属坤,因取名焉。紫清曰:金公无言。姹女死,黄婆不老犹怀胎。

呼吸:呼则出心与肺,吸则入肾与肝。呼则接天根,吸则接地根。呼则龙昤云起,吸则虎啸风生。呼吸风云,凝成金液。

琼浆玉液:皆神水也。

神气:神是火,火属心;气是药,药属身,神气子母也。虚靖天师云:气者生之元,神者生之制。持满驭神,专气抱一,神依气住,相合乃可长生。三茅真君曰:气是添年药,心为使气神,若知行气主,便是得仙人。

十二重楼:人之喉咙管有十二节是也。

帘帏:眼是也。下功之际,含光云房曰闭户,垂帘默默窥。

子午:子午乃天地之中也。在天为日月,在人为心肾,在时为子午,在卦为坎离,在方为南北。

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地五十五数,故乾得一九,合而成十;坤得四六,合而成十;巽兑得二八,合而成十;震艮得三七,合而成十。离得五,坎得十,坎离无偶,所以自合也。以数言之,则得天地之中数。以爻言之,则得天地之中爻。以位言之,则得天地之中位。坎离不亦大乎!

五岳:《五岳真形图》曰:在人之头。紫清有巾藏五岳冠之句。

玄牝:在上曰玄,在下曰牝。玄关一窍,左曰玄右曰牝。

玄牝之门:鼻通天气日玄门,口通地气曰牝户。口鼻乃玄牝门户矣!

三男三女:乾道索坤,长男曰震,中男曰坎,少男曰艮。坤道索乾,长女日巽,中女曰离,少女曰兑。

火龙水虎:虎,西方金也,金生水,反藏形於水。龙,东方木也,木生火,反受克於火。太白真君曰: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五行颠倒术,龙从火裹出。是也。

分至:子时象冬至,阴极而阳生;午时象夏至,阳极而阴生。卯时象春分,阳中含阴;酉时象秋分,阴中含阳。人身亦有分至。紫阳曰:以身心分上下两弦,以神气别冬夏二至。

沐浴:真气熏蒸,神水灌溉为沐浴。太上曰:灌以甘泉,涤其垢污,出自华池,后归坤户。杳林曰:沐浴资神水。是也。

抽添:既抽铅於肘后,须添汞於中黄。《传道集》曰:可抽之时,不可添。是也。

搬运:搬金精於肘后,运玉液於泥丸。下手工夫,口诀存焉!

三田:脑为上田,心为中田,气海为下田。若得斗柄之机斡运,则上下循环,如天河之流转也。问背后三关。

三关:脑后日玉枕关,夹脊日辗辑关,水火之际日尾闻关。

神室:元神所居之室也。朗然子曰:未明心室千般挠,达了心田万事闲。

三花聚顶:神气精混而为一也。玄关一窍,乃神气精之聚也。

五气朝元:五脏真气,上朝於天元也。

和合四象:眼不视而魂在肝,耳不闻而精在肾,舌不动而神在心,鼻不嗅而魄在肺。精神魂魄聚於意土也。

河车:北方正气,名日河车。左日日输,右日月轮,搬运正气,运在元阳。应节顺行下手,无非此车之力。

老嫩:采药之时,审其老嫩。彭鹤林曰:嫩时须采老时枯。紫阳曰:铅见癸生须急采,金逢望远不堪尝。是也。

浮沉:铅浮而银沉也。

清浊:阴浊而阳清也。清者浮之於上,浊者沉之於下,修丹者留清去浊。属阴也。

五行相克:《金碧经》云:金木相伐,水火相克,土旺金乡,三物俱丧,四海辐辏,以致太平。并由中宫土德之功也。

往来:子往午来,阴符阳火,自子进符,至辰巳;自午退符,至戌亥。始复终坤,皆以卦象则之。一消一长,一往一来,以成其变化。《易》曰:阖户谓之坤,辟户谓之乾。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也。

雌雄:雌阴雄阳也。一阴一阳谓之道,孤阴寡阳,不能自生。《参同契》曰:雌雄相错,以类相求。《注》曰:雄,金砂也;雌,火汞也。相须合吐,类聚生成,以为神药也。

防危:防火候之差失,忌梦寐之昏迷。翠虚曰:精生有时,时至神知,百刻之中,切忌昏迷。

交合:磁石吸铁,隔碍潜通。

有无:《金碧经》云:有无互相制,上有青龙居,两无宗一有,灵化妙难窥。

刑德:阳为德,德则出万物生;阴为刑,刑则出万物死。故二月阳中含阴,而榆荚落,象金砂随阴气动静、落在胎中。故曰归根也。八月阴中含阳,而荠麦生,象金水随阳气滋液於鼎内,故卯酉乃刑德相负,阴阳两停,故息符火也。

黑白:《参同契》曰:知白守黑,神明自来。白者,金也;黑者,水也。以金水之根,而为药基矣!

寒暑:真一子云不应候风雨不调水旱相伐或阳火适刻或阴符失节凝冬变为大暑盛夏反作浓霜火候过差灵汞飞走运火之士可不谨之。

晦朔:《参同契》曰:晦朔之间,合符中行。乃金水符合之际也。

固济:太真云:固济胎不泄,变化在须臾。言其水火既济,闭固神室而不可使之泄漏。

圣胎:无质生质,结成圣胎,辛勤保护十月,如幼女之初怀孕,似小龙养珠。盖神气始凝结,极易疏失也。

四正:子午卯酉为四正,玄关一窍为四正宫也。

黄庭:在膀胱之上,脾之下,肾之前,肝之左,肺之右也。

金乌玉兔:日中乌比心中液也,月中兔比肾中之气也。

炼形:炼形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合道也。金洞主曰:以精炼形,非凡砂石。

心肾坎离:心肾特坎离之体耳,有体有用。天心乃心之用也,属离;形乃肾之用也,属坎。交媾之际,运用於此矣!

功夫:知时而交媾,进火而防危,阳生而野战,刑德而沐浴,以至温养成丹也。

野战:《龙虎上经》曰:文以怀柔武以讨叛。紫阳曰:守城野战知凶吉,增得灵砂满鼎红。

温养:杏林云:温养象周星。毗陵曰:金鼎常留汤用暖,玉炉不要火教寒是也。

烹炼:烹金鼎,炼玉炉。口诀存焉!

赏罚春气发生谓之赏,乃已前阳火之候也。秋气杀物谓之罚,乃午后阴符之候也。

守城:抱元守一,而凝神聚气也。

堤防:驱除杂念,而专心不二也。

神庐:鼻也。乃神气出入之门。《黄庭经》云:神庐之中当修治,呼吸庐间入丹田。

太一含真:守真一於天谷,气入玄元,即达本来天真。:真道养神,若能守我,在死气之关,令七祖枯骨皆在生气。生我者道,活我者神,将神守道,以道养神是也。

三尸:《中黄经》云:一者上虫,居脑中;二者中虫,居明堂;三者下虫,居腹胃,名曰彭珊、彭质、彭娇也。恶人进道,喜人退志。上田乃元神所居之宫,惟人不能开此关,被尸虫居之,生死轮回,无有了期。若能握元神,栖于本宫,则尸虫自灭,真息自定。所谓一窍开而百窍齐开,大关通而百体尽通,则天真降灵,不神之神所以神也。

胎息:能守真一则息不往来,如在母胞胎之中,谓之大定也。

玉池:口也。《黄庭经》云:玉池清水灌灵根是也。

橐钥:橐乃无底囊,钥乃三孔笛,又是铁匠手中所弄鼓风之物也。老子曰:天地之问其犹橐钥乎!《升降论》曰:人能效天地橐钥之用,开则气出,合则气入,出则如地气之上升,入则如天气之下降,一升一降,自可与天地齐长久矣!

五芽:乃五脏之真气。《中黄经》曰:子能守之三虫奔,得见五芽九真气。

屯蒙:《道枢》云:坎者水也,一变为水泽之节,再变为水雷之屯,其爻居寅。离者火也,一变为火山之旅,再变为火风之鼎,三变为山水之蒙,其爻居戌。抽添水火,在於寅戌,十二卦气,在於屯蒙运用也。

日精月华:非外之日月也。采心中真液,肾中真气也。问内外八卦。答曰:头为乾,足为坤,膀胱为艮,胆为巽,肾为坎,心为离,肝为震,肺为兑也。

金丹形像如何形若弹丸,色同朱橘。《抱朴子》曰:大如弹丸黄如橘,中有佳味甘如蜜,沙门得之即禅定,黄衣得之即超逸,审之行之天地毕。《元枢歌》曰:君不见,一粒金丹何赫赫,大如弹子黄如橘,人人分上本圆成,夜夜灵光长满室。盖人人具足,个个圆成,当知非有形之物也。吕公曰:还丹,本质也。

玄关一窍何处在人之首,功夫容易见,下手的难寻。若不遇真师摩顶授记,皆妄为矣!

真空:返本还元为真空。杏林曰:不知丹诀妙,终日玩真空。

作用:螟蛉咒子,传精送神。

出神:能守真一,真气自凝,阳神自聚。盖以一心运诸气,气住则神住,真积力久功行满,然后调神出壳也。

超脱:超者,出也;脱者,脱换凡躯也。皆天门出,前圣有脱壳之验。六祖七层宝塔出,锺吕七级红楼出,海蟾公鹤冲天门出。诗曰:功成须是出神京,内院繁华勿累身。会取五仙超脱法,炼成仙质离凡尘。

尸解:尸解有五,金木水火土也。又有积功累行,而白日飞升者。徽宗皇帝《尊道篇》末曰:亘古迨今飞升者,千有余人;拔宅者八十余家。出《真拙阁》

金丹之道,不亦难乎是不难也。悟者惟简惟易,迷者愈繁愈难。杏林云:简易之语,不过半句;证验之效,只在片时。翠虚曰:药之不远采不难。毗陵曰:皇道不繁人自昧。紫清曰:只一言,贯穿万卷仙经;但片饷工夫,无穷逸乐。师曰:下手工夫容易,坚心守道为难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