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

帝问于天师 :「万物何得 ?草 何得 ? 何得 明?」天师 :「尔察天地之情,阴阳为正,万物失之 继,得 之 赢。 阴拟阳,稽于神明。 阴之道,虚 五藏, 三咎, 若弗能出朴。 之贵静 神 ,距 两峙,参筑 毋遂,神 乃 , 五声乃对。吸毋过五,致之 ,枚之 ,四辅所贵, 尊乃 。饮 毋过五, 必 味, 之五藏,形乃极退。搏 肌肤,及夫发末, 脉乃遂,阴 乃 ,溅彼阳勃,坚蹇 死,饮 宾体,此谓复奇 之 ,通于神明。」天师之 神 之道。 帝问于 成 :「 何失 颜 黎, 苍? 何得 腠 靡 曼,鲜 有光?」 成答 :「君欲练 鲜 ,则察观尺蠖。尺蠖 之 ,通于阴阳, 苍则苍, 则 。唯君所 ,以变五 。 君必 阴以为常,助以柏实盛良,饮 兽泉英,可以? 复壮,曼 泽有光。接阴将众,继以蜚 ,春爵雀员 ,兴彼鸣雄,鸣雄有精, 诚能服此, 策复 。太上艺遇,壅彼 窦,盛乃从之,员 送之; 若 埶遇,置之以?。诚能服此,可以起死。」 成之起死 精 之道。 帝问于曹熬 :「 何失 死?何得 ?」曹熬答 : 「□□□□□ 取其精。待彼合 , 微动其形。能动其形,以致五 声,乃 其精,虚者可使充盈,壮者可使久荣, 者可使 。 之稽,侦 闭, 闭时辟,神明来积。积必 章, 闭坚精, 必使 泉毋倾,则百疾弗婴,故能 。接阴之道,必 塞葆。形 相葆,故 :壹 勿泻, 聪明;再 勿泻, 扬;三 勿泻, 有光;四 勿泻,脊胠 伤;五 勿泻,尻髀能壮;六 勿泻,百脉通 ;七 勿泻,终身失殃; 勿泻,可以寿 ; 九 勿泻,通于神明。」曹熬之接阴治神 之道。

帝问于容成 :「 始敷淳 刑,何得 ? 刑成体,何失 死?何泄之 也,有恶有好,有夭有寿?欲闻 赢屈弛张之故。」 容成答 :「君若欲寿,则顺察天地之道。天 尽 盈,故能 。地 岁有寒暑,险 相取,故地久 腐。君必察天地之情, 之以身。有征可知,间虽圣 , 其所能,唯道者知之。天地 之 精, 于 征, 于 形,成于 体,得者寿 ,失者夭死。 故善治 抟精者,以 征为积,精神泉溢,吸 以为积,饮瑶泉 灵尊以为经,去恶好俗,神乃 刑。吸 之道,必致之末,精 厥。上下皆精,寒温安 ?息必深 久,新 守。宿 为 , 新 为寿。善治 者,使宿 夜散,新 朝最,以彻九窍, 实六 府。 有禁,春避浊阳,夏避汤 ,秋避霜雾,冬避凌阴,必去 四咎,乃深息以为寿。朝息之志,其出也务合于天,其 也揆彼闺 满,如藏于渊,则陈 尽, 新 盈,则形有云光。以精为充, 故能久 。昼息之志,呼吸必微, 聪明,阴阴喜 ,中 溃腐, 故身 苛殃。暮息之志,深息 除,使 勿闻,且以安寝。魂魄安 形,故能 。夜半之息也,觉寤毋变寝形,深徐去势,六府皆发, 以 为极。将欲寿神,必以腠 息。治 之精,出死 ,驩欣美 ,以此充形,此谓抟精。治 有经,务在积精,精盈必泻,精出 必补。补泻之时,于?为之。出 ,以修美浬,? 内成,何病之 有?彼 有殃,必其阴精 泄,百脉菀废,喜 时, 明 道, 去之。俗 芒 ,乃恃巫医, 桼 ,形必夭埋,颂事 杀, 亦伤悲哉。死 安在,彻 制之,实下闭精, 泄。 制死 , 孰为之败?慎守勿失, 累世。累世安乐 寿, 寿 于蓄积。 彼 之多,上察于天,下播于地,能者必神,故能形解。明 道者, 其 陵云,上 ?榣, 流能远, 登能 ,疾 倦,□□□□□□□ 巫成?□□ 死。巫成?以四时为辅,天地为经,巫成?与阴阳皆 。 阴阳 死,巫成?与相视,有道之 亦如此。」酒 五味,以志治 。 明 聪, 有光,百脉充盈,阴乃盈 ,繇使则可以久交, 可以远 ,故能寿 。

尧问于舜 :「天下孰最贵?」舜 :「 最贵。」尧 :「治 何?」舜 :「审夫阴阳。」尧 :「 有九窍 节,皆设 居,何故 阴与 俱 先身去?」舜 :「饮 弗以,谋虑弗使, 讳其名 其体,其使甚多 宽礼,故与身俱 先身死。」尧 :「治之 何?」舜 :「必爱 喜之,教 谋之,饮 之, 使其题?坚强 缓事之,必盬之 勿予,必乐矣 勿泻,材将积, 将畜, 百岁,贤于往者。」舜之接阴治 之道。 王 乔 问彭祖 :「 何是为精乎?」彭祖答 :「 莫如 朘精。朘 菀闭,百脉 疾;朘 成, 能繁 ,故寿尽在朘。 朘之葆爱,兼予成佐,是故道者发明唾 循臂,摩腹从阴从阳。必 先吐陈,乃吸朘 ,与朘通息,与朘饮 ,饮 完朘,如养 。 骄悍数起,慎勿。繇使则可以久交,可以远 ,故能寿 。出 ,以修美 ,固薄内成,何病之有?彼 有殃,必其阴精 泄, 百脉菀废,喜 时, 明 道, 去之。俗 芒性,乃恃巫医, 七 ,形必夭埋,容事 杀,亦伤悲哉。死 安在,彻 制之, 实下闭精, 泄。 制死 ,孰为之败?慎守勿失, 累世。 累世安乐 寿, 寿 于蓄积。彼 之多,上察于天,下播于地, 能者必神,故能形解。明 道者,其 陵云,上 群瑶, 流能远, 登能 ,疾 倦,□□□□□□□务成昭□□ 死。务成昭以四时为 辅,天地为经,务成昭与阴阳皆 。阴阳 死,务成昭与相视,有 道之 亦如此。」 帝盘庚问于耇 :「闻 接阴以为强,吸天之精,以为寿 ,吾 将何处 道可 ?」耇 答 :「君必贵夫与身俱 先身 者, 弱者使之强,短者使 ,贫者使多粮。其事壹虚壹实,治之有节: 垂肢,直脊,挠尻; 疏股,动阴,缩州,三 合睫毋听, 吸 以充?;四 含其五味,饮夫泉英;五 ?精皆上,吸其 明。 五 ,精神 怡。」耇 接阴 神 之道。 禹问于师癸 :「明 之智,以治天下,上均沉地,下因江 , 会稽之 ,处 矣。今四肢 ,家 乱,治之 何?」师

癸答 :「凡治政之纪,必 身始。 宜 ,此谓?殃, 六极之宗也。此 之续也,筋脉之族也, 可废忘也。于?也 施,于味也移,导之以志,动之以事。 味也, 以充其中 其 节; 志也, 以知其中虚与实; 事也, 以动其四肢 移去其 疾。故觉寝 引阴,此谓练筋;既伸 屈,此谓练 。动 必当, 精故泉出。 此道也,何世 物忽?」禹于是饮湩,酒 五味,以 志治 。 明 聪, 有光,百脉充盈,阴乃盈 。以安后姚, 家乃复宁。师癸治神 之道。 挚 威王,威王问道焉, :「寡 闻 夫之博于道也,寡 已宗庙之祠, 暇其听,欲闻道之要者, 、三 。」 挚 答 :「 为道三百编, ?最为 。」威王 :「 绎之,?时 何是有?」 挚答 :「淳酒毒 。」威王 :「 之 何邪?」 挚答 :「后稷播耰,草千岁者唯 ,故因 命之。其受天 也 早,其受地 也葆,故聂辟懹怯者, 之恒张; 察者, 之恒 明; 闻者, 之恒聪;春三 之,苛疾 昌,筋 益强,此 谓百草之王。」威王 :「善。 之 酒何邪?」 挚答 :「酒 者,五 之精 也,其 中散流,其 也彻 周, 胥? 究 ,故以为百药由。」威王 :「善。然有 如 者,夫春沃泻 以 者,何其 与酒 恒与 邪?」 挚答 :「亦可。夫? 者,阳兽也,发明声聪,伸头 张者也。复阴三 ,与 俱彻,故 道者 之。」威王 :「善。 之 ?何邪?」 挚答 :「夫?, 徒 之事也。举凫雁、鹄、鹔相、蚖蟺、 蟞、蝡动之徒,胥 者也; 者,胥? 成者也。夫?,使 靡消,散药以流刑者 也。譬?于 ,如 于 。故 夕 ?,百 复。 化,必如纯 鞠,是 密 ,危伤痹蹶,故道者敬?。」威王 :「善。寡 恒善暮饮 连于夜,苟 苛乎?」 挚答 :「 妨也。譬如 兽,早?早起,暮?暮起,天者受明,地者受晦,道者究其事 。 夫 潜 默移,夜半 □□□□□ ,致之六极。六极坚精,是以

内实外平,痤?弗处,痈噎 ,此道之 也。」威王 : 「善。」 王期 ,秦昭王问道焉, :「寡 闻客 阴以为动强,吸 以为 精明。寡 何处 寿可 ?」王期答 :「必朝 吸其精光, 松柏,饮 兽泉英,可以? 复壮,曼泽有光。夏三 去 ,以 爨烹,则神慧 聪明。接阴之道,以静为强,平 如 ,灵 内 藏,款以 策, 毋怵荡,五 进答,孰短孰 ,吸其神雾,饮夫 天浆,致之五藏,欲其深藏。 息以晨, 形乃刚,襄□□□,□□近 ,精 凌健久 。神和内得,魂魄皇□,五藏固薄, 重光, 寿参 ,为天地英。」昭王 :「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