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精第一

黄帝问素女曰:吾气衰而不和、心内不乐、身常恐危、将如之何。

素女曰:凡人之所以衰微者,皆伤于阴阳交接之道尔。夫女之胜男,犹水之胜火,知行之,如釜鼎能和五味,以成羹臛;能成阴阳之道,悉成五乐。不知之者,身命将夭,何得欢乐?可不慎哉。

素女曰:御敌家当视如瓦石,自视金玉,若其精动,当疾去其乡。御女当如配索御奔马,如临深坑,下有深坑,恐堕其中。若能爱精,命亦不穷也。

 
还精第二

黄帝问素女曰:今欲长不交接,为之奈何。

素女曰:不可。

天地有开阖、阴阳有施化,人法阴阳随四时。今欲不接交,神气不宣布,阴阳闭隔,何以自补。练气数行,去故纳新,以自助也。玉茎不动,则辟死其舍,所以常行,以当导引也。能动而不施者,所谓还精。还精补益,生道乃著。

 
三气第三

黄帝曰:阴阳交接,节度为之奈何。

素女曰:交接之道,故有形状,男至不衰,女除百病,心意娱乐气力强;然不知行者,渐以衰损。欲知其道,在于定气、安心、和志。三气皆至,神明统归。不寒不热、不饥不饱、定身定体,性必舒迟,浅内徐动,出入欲希,女极快意,男盛不衰,以此为节,甚无敢违。

 
五征五欲十动第四

黄帝曰:何以知女之快也。

素女曰:有五征、五欲,又有十动,以观其变,而知其故。

夫五征之候,一曰面赤,则徐徐而合之;二曰乳坚鼻汗,则徐徐而内之;三曰嗌干咽唾,则徐徐而摇之;四曰阴滑,则徐徐而深之;五曰尻传液,则徐徐而引之。

素女曰:五欲者以知其应。

一曰意欲得之,则屏息屏气;二曰阴欲得之,则鼻口两张;三曰精欲烦者,则振掉而抱男;四曰心欲满者,则汗流湿衣裳;五曰快欲之甚者,身直目眠。

素女曰:十动之效,一曰两手抱人者,欲体相薄、阴相当也;二曰伸其两髀者,切磨其上方也;三曰张腹者,欲其浅也;四曰尻动者,快善也;五曰举两脚拘人者,欲其深也;六曰交其两股者,内痒淫淫也;七曰侧摇者,欲深切左右也;八曰举身迫人,淫乐其也;九曰布身纵者,肢体快也;十曰阴液滑者,精已泄也;见其效果,以知女之快也。

 
五常第五

黄帝曰:今欲强交接,玉茎不起,面惭意羞,汗如珠子,心情贪欲,强助以手。何以强之,愿闻其道。

素女曰:帝之所问,众人所有。凡欲接女,固有经纪,必先和气,玉茎乃起。顺其五常,存感九部。女有五色,审所足扣,采其溢精,取液於口,精气还化,填满髓脏。避七损之禁,行八益之道,毋逆五常,身乃可保。正气内充,何疾不去?府藏安宁,光滑润理,每接即起,气力百倍,敌人宾服,何惭之有?”

黄帝曰:何谓五常。

素女曰:玉茎实有五常之道,深居隐处,执节自守,内怀至德,施行无己。夫玉茎意欲施与者,仁也;中有空者,义也;端有节者,礼也;意欲即起,不欲即止者,信也;临事低仰者,智也。是故真人因五常而节之,仁虽欲施予,精苦不固。义守其空者,明当禁,使无得多。实既禁之道矣,又当施予,故礼为之节矣。执诚持之,信既著矣,即当知交接之道。故能从五常,身乃寿也。

 
八益第六

素女曰:阴阳有七损八益。

一益曰固精。令女侧卧,张股男侧,卧其中,行二九数,数毕、止。令男固精,又治女子漏血,日再行,十五日愈。

二益曰安气。令女正卧高枕,伸张两股,男跪其股间刺之,行三九数,数毕、止。令人气和,又治女门寒,日三行,二十日愈。

三益曰利藏。令女侧卧,屈其两股,男横卧,却刺之,行四九数,数毕、止。令人气和,又治女门寒,日四行,二十日愈。

四益曰强骨。令女侧卧,屈左膝,伸其右股,男伏刺之,行五九数,数毕、止。令人关节调和,又治女闭血,日五行,十日愈。

五益曰调脉。令女侧卧,屈其右膝,伸其左臂,男掳地刺之,行六九数,数毕、止。令人脉通利,又治女门辟,日六行,二十日愈。

六益曰蓄血。男正偃卧,令女戴尻跪其上,极内之,令女行七九数,数毕、止。令人力强,又治女子月经不利,日七行,十日愈。

七益曰益液。令女人正伏举后,男上往,行八九数,数毕、止。令人骨填。

八益曰道体。令女正卧,屈其股,足迫尻下,男以股胁刺之,以行九九数,数毕、止。令人骨实,又治女阴臭,日九行,九日愈。

 
七损第七

素女曰:一损谓绝气。绝气者,心意不欲而强用之,则汗泄气少,令心热目冥冥。治之法,令女正卧,男担其两股,深案之,令女自摇,女精出止,男勿得快,日九行,十日愈。

二损谓溢精。溢精者,心意贪爱,阴阳未合而用之,精中道溢,又醉饱而交接,喘息气乱则伤肺,令人逆上气,消渴喜怒,或悲惨惨,口干身热而难久立。治之法,令女人正卧,屈其两膝侠男,男浅刺,内玉茎寸半,令女子自摇,女精出止,男勿得快,日九行,十日愈。

三损谓杂脉。杂脉者,阴不坚而强用之,中道强写,精气竭,及饱食讫,交接伤脾,令人食不化,阴痿无精。治之法,令女人正卧,以脚钩男子尻,男则处席内之,令女自摇,女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

四损谓气泄。气泄者,劳倦汗出,未干而交接,令人腹热唇焦。治之法,令男子正卧,女跨其上,向足,女据席,浅内玉茎,令女自摇,精出止,男子勿快,日九行,十日愈。

五损谓机关厥伤。机关厥伤者,适新大小便,身体未定而强用之,则伤肝,及卒暴交会,迟疾不理,不理劳疲筋骨,令人目茫茫,痈疽并发,众脉槁绝,久生偏枯,阴痿不起。治之法,令男子正卧,女跨其股,踞前向,徐徐案内之,勿令女人自摇,女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

六损谓百闭。百闭者,淫佚於女,自用不节,数交失度,竭其精气,用力强写,精尽不出,百病并生,消渴目冥冥。治之法,令男正卧,女跨其上,前伏据席,令女内玉茎相摇,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

七损谓血竭。血竭者,力作疾行,劳因汗出,因以交合,俱已之时,偃卧推深,没本暴急,剧病因发,连施不止,血枯气竭,令人皮虚肤急,茎痛囊湿,精变为血。治之法,令女正卧,高抗其尻,申张两股,男跪其间深刺,令女自摇,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

 
九浅一深法第八

黄帝曰:阴阳贵有法乎。

素女曰:临御女时,先令妇人放平安身,屈两脚,男人其间,衔其口,吮其舌,拊搏其玉茎,击其门户东西两傍,如是食顷,徐徐内入。玉茎肥大者内半寸,弱小者入一寸,勿摇动之,徐出更入,除百病。勿令四傍泄出,玉茎入玉门,自然生热且急,妇人身当自动摇,上与男相得,然后深之,男女百病消灭。浅刺琴弦,入三寸半,当闭口刺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因深之,至昆石旁往来,口当妇人口而吸气,行九九之道讫,乃如此。

 
十动不泄之效第十

黄帝曰:愿闻动而不施,其效何如。

素女曰:一动不泄,则气力强;再动不泄,耳目聪明;三动不泄,病消亡;四动不泄,神威安;五动不泄,血脉充长;六动不泄,腰背竖强;七动不泄,尻股益力;八动不泄,身体生光;九动不泄,寿命未央;十动不泄,通於神明。

 
七施第十一

黄帝问素女曰:道要不欲失精,宜爱液者也,即欲求子,何可得泄。

素女曰:人有强弱,年有老壮,各随其气力,不欲强快,强快即有损。故男年十五,盛者可一日再施,瘦者可一日一施;年廿,盛者日再施,嬴者可一日一施;年卅,盛者可一日一施,劣者二日一施;册,盛者三日一施,虚者四日一施;五十,盛者可五日一施,虚者可十日一施;六十,盛者十一日一施,虚者二十日一施;七十,盛者可卅日一施,虚者不施。

 
五拽第十二

素女法:人年廿者,四日一拽,盛年者八日一拽,年四十者十六日一拽,年五十者廿一日一拽,年六十者即毕闭精,勿复更拽,若体力犹壮者,一月一拽。

凡人气力自相。有强盛过人者,亦不可抑忍,久而不拽,致痈疽。若年过六十而有数旬不得交接,意中平平者,可闭精勿拽也。

 
九秧之子第十三

素女曰:夫人合阴阳,当避禁忌,常乘生气,无不老寿。若夫妇俱老,虽生化有子,皆不寿也。

房中禁忌:日月晦朔、上下弦望、六丁六丙日、破日、月廿八、日月蝕、大風 甚雨、地動、雷電霹靂、大寒大暑、春秋冬夏節變之日,送迎五日之中,不行陰陽。本命行年禁之重都者:夏至後丙子丁醜,冬至後庚申辛酉,及新沐頭、新遠行、疲倦、大喜怒,皆不可合陰陽。至丈夫衰忌之年,皆不可妄施精。

黄帝曰:人之始生,本在于胎合阴阳也。夫合阴阳之时,必避九殃。九殃者,日中之子,生则呕逆,一也;夜半之子,天地闭塞,不喑则聋盲,二也;日蚀之子,体惕毁伤,三也;雷电之子,天怒兴威,必易服狂,四也;月蚀之子,与母俱凶,五也;虹霓之子,若作不祥,六也;冬夏日至之子,生害父母,七也;弦望之子,必为兵乱风盲,八也;醉饱之子,必为病癫,疽烂有疮,九也。

本命行年禁之重者:夏至后丙子丁丑,冬至后庚申辛酉,及新沐头、新远行、疲倦、大喜怒,皆不可合阴阳,至丈夫衰忌之年,皆不可妄施精。

素女论曰:五月十六日,天牝牡日,不可行房,犯之不出三年必死。何以知之?但取新布一尺,此夕悬东墙上,明日视之,必有血色。切忌之。

 
求子有法第十四

素女曰:求子法自有常体,清心远虑,安定其衿袍,垂虚斋戒,以妇人月经后三日,夜半之后,鸡鸣之前嬉戏,令女盛动,乃往从之。适其道理,同其快乐,却身施泄,下精欲得,去玉门半寸,不可过子宫,勿过远,至麦齿。远则过子门,不入子户。若依道术,有子贤良而老寿也。

 
入相女人第十五

素女曰:“入相女人,天性婉顺,气声濡行,丝发黑,弱肌细骨,不长不短,不大不小,凿孔居高,阴上无毛,多精液者;年五五以上,三十以还,未在产者。交接之时,精液流漾,身体动摇,不能自定,汗流四逋,随人举止。男子者,虽不行法,得此人由不为损。

 
治阴虫方第十六

素女曰:“女人年廿八、九,若廿三、四,陰氣盛,欲得男子,不能 自禁,食飲無味,百脈動體,候精脈實,汁出汙衣裳。女人陰中有蟲,如馬尾,長三分,赤頭者悶,黑頭者沫。

治之方:用面作玉莖,長短大小隨意,以醬及二辨綿裹之,內陰中,蟲即著來出,出複內,如得大夫,其蟲多者卅,少者廿。

 
女几传第十七

女几者,陈市上沽酒妇人也。作酒常美,遇仙人过其家饮酒,以《素书》五卷为质。几开视其书,乃养性交接之术。几私写其文要,更设房室,纳诸年少,饮美酒,与止宿,行文书之法。如此三十年,颜色更如二十。时仙人数岁复来过,笑谓几曰:“盗道无私,有翅不飞?”遂弃家追仙人去,莫知所之云。